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5 00:07: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在这方面您和很多的驻外大使其实都做了很多工作,在这儿我们就不多说谢谢了。最后,五年前中英两国开启了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,现在遇到了这么大的波折,并且英国要负主要的责任。那“黄金时代”在中英两国之间是否结束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刘大使,说到香港的国安法,英国近一段时间说了非常非常多的话,很多人对英国这么做感到疑惑,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从1997年一直到现在,已经23年时间过去了,英国还不觉得香港已经回归了中国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个感受就是,我们要在西方国家讲好中国的故事,或者说要突破这种对我们的封杀,还任重而道远。我对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话体会特别深。总书记讲,我们这么多年领导中国人民解决了挨打、挨饿的问题,但是我们还没有彻底解决挨骂的问题,要彻底解决挨骂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刘大使,您刚才也提到华为问题,这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来中国人非常关注的。英国对华为的政策出现了重大改变。但是也有一种声音说这是英国跟随美国做出的一个抉择,甚至说,如果年底美国的大选出现了某种改变,英国对华为的政策也会改变,您觉得这种看法是否简单化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您好,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《新闻1+1》。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因为香港国安法的问题,因为针对华为政策的变动的问题,英国又成为我们关注的新闻中高频率出现的国度。当然对于中英关系来说,这些新闻不是好新闻。那么目前中英两国的关系处在什么样的状况?如果说恶化了,责任在谁?中英关系的“黄金时代”是否已经结束?这一系列的问题,今天我们连线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,请刘大使给我们解答。刘大使,你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中英关系最近一段时间确实出现了一系列的困难,面临严峻形势。英国媒体以及其他西方媒体说,中英关系之所以发生这样的变化,是因为“中国更加咄咄逼人”,采取了很多不利于两国关系的措施。我在上个星期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指出,我们现在需要回答一系列问题:中英关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?为什么会面临这样的困难?到底是谁变了?是中国变了?还是英国变了?我在记者会上告诉大家,我的回答是清晰无误的,用英文说是loud and clear,就是中国没有变,而是英国变了。中英关系现在面临的困难,责任完全在英方。我从4个方面来解读这个问题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道表示,东京都已要求提供酒类的餐饮店3日起缩短营业时间,有可能出现销售额减少导致经营环境进一步恶化的状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我觉得“黄金时代”是一个比较高的定位。“黄金时代”是英国领导人提出来的,在习主席2015年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后,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,英国领导人提出我们要共同打造“黄金时代”,我们觉得这个定位很好,符合两国的利益,也表示赞同,双方一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。今年本来是一个比较好的年份,我开年的第一个讲话在英国议会,我讲今年是中英关系“黄金时代”五周年,我们要共同努力推进中英关系,打造更多的“黄金成果”。但是后来发生了一系列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英国确实有一些人殖民心态很重。我经常形容他们身体已经进入了21世纪、但是脑袋还是停留在殖民时期。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英国的末代港督彭定康。只要香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都要出来讲话。我跟他讲,他忘记了是谁任命他做英国的末代港督,是谁把他选上去的吗?根本就没有选举。23年前,香港有什么民主可言?!英国的港督都是英国政府任命的。回归以后,香港民众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,他们选出了五任特首,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反差和对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刚才我讲到英国对待华为的问题,不是一个简单对待一家中国公司的问题,而是怎么看中国的问题。当然我也注意到英国一些官员讲,英国禁用华为是由于受到美国制裁的原因,这是从技术层面解读这个问题,我觉得这种解释似乎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在英国决定“禁用华为”后,美国领导人争先恐后“抢功”,有的说,“是我一直在说服英国不要用华为”,还有的向英国表示“祝贺”,说“干得漂亮,就是应该这么干”。所以明眼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,外部有强大的压力。